余干县东山书院

  赵汝愚与朱熹关系亲密,友情很好,书院建成后,赵汝愚即邀请朱熹前来讲学,赵汝靓及赵汝愚的儿子赵崇宪都拜朱熹为师,在此受学,朱熹亲题其堂日“云风堂”。

  赵汝愚(1140-1196年),字子直,是宋太宗的八世孙,祖父赵不求监余干酒税,始居余干县城东隅。赵汝愚少有大年夜志,曾说“丈夫应留名青史,才不枉度此生。”26岁时,考取状元,历任宣义郎、信州知州、吏部尚书等职,后升为掌管兵权的知枢密院事。1194年,宋孝宗逝世,光宗又称病,无人掌管孝宗丧事,在关键时辰,赵汝愚定策扶危,以太皇太后的旨意,让光宗内禅,立光宗次子赵扩为帝,是为宁宗,赵汝愚也因定策之功而升为右丞相。赵汝愚与理学巨匠朱熹关系亲密,有着深奥深厚的友情,是他荐引朱熹入朝任焕章阁待制兼侍讲,但后因权臣韩侂胄诡计,使赵汝愚罢相,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,发放到永州安排,途经衡阳时,因郡守钱鍪挟私怨屡加刁难,忧愤成疾,暴卒于衡州,年57岁。韩侂胄为排挤异已,掀起“庆元党禁”,将道学定为伪学,列朱熹为元凶,朱熹及其学生遭受沉重攻击。

  赵汝愚之子赵崇宪扶柩归葬余干桑梓,生前石友掉落臂“伪学党禁”之祸,前来悼念,朱熹事先已罢归福建崇安,听到讣告后,掉落臂有病在身,亲赴余干悼念,随后在东山书院讲学,四方名流慕朱熹之名相继而至,人数达数以百计。朱熹在讲学之余,在云风堂潜心注述《离骚》,最后完成了《楚辞集注》的编辑任务,把他对赵汝愚的知遇之情,融注在屈原笼统的塑造当中。

  在东山书院的西峰有一天然水池,池水渗自山崖,久旱不停,相传齐梁间有龙蟠池中,冬夏不涸,故名“龙池”,朱熹在东山书院讲学和注《离骚》时代,经常临池洗砚,并取池水磨墨作书,朱熹走后,学子们争相效仿,经年累月,把一天然池水池土染黑,故先人称为墨池,墨池旁有碑,日“朱子注《离骚处》”,至今遗址尚存。每当皓月当空,仰望池水,似有明月坠池之感,因此“龙池夜月”成为干越八景之一。在墨池旁筑有一亭,供朱熹取水时歇息,取名为墨池亭。

  东山书院建成后,因有理学巨匠朱熹在此讲学,从而使书院文风深奥深厚,培养了大年夜批人才,余干的很多乡贤都出自东山书院。汝愚之子赵崇宪后来官至户部尚书,其从弟赵汝靓是宋朝有名的理学家,另外受书院熏陶培养的还有一批理学巨匠:如曹建,晚年游学朱子门下,朱子授以“无妄”之名,因此称无妄师长教师;柴元裕,读书以穷理尽性为本,曾作《年龄解》、《尚书解》、《宋名臣传》等;饶鲁、柴中行皆其门人,饶鲁别名双峰,其学本于致知力行,著有《五经教材》、《年龄节传》等。到明朝更有理学巨匠胡居仁和张吉,余干也因此而成为理学名区,有“人文之盛甲江南”之说,东山书院及朱熹讲学的教化之功功不成灭。

上一篇:【援甘】医疗援甘 心手相牵——李彤书记、院长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20-03-16发表于 往期回顾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余干县东山书院| 往期回顾 +复制链接